当前位置:首页 > 问答

不炒股的人生

我来帮TA回答

股市猛跌,对我们不炒股的生活有什么影响,是怎样影响到的?

虚拟经济---影响实体经济,实体经济---影响居民收入,---影响生活质量

中国股市大跌的话,对不炒股的老百姓的生活有影响吗

股市大跌消费变少

你有没有见过整天炒股,没有了自己生活的人?

有见过,在认识的人里面就有这样子的,感觉完全算是疯魔了,会因为炒股的涨跌而变得大喜大悲,这种我觉得完全是要不得的,哪里能这样子过生活。

炒股的人,会不会拥有快乐的人生

经过了一番起伏轮回,股的参与者也有了不同的感受,可能是酸甜,也可能是苦辣,或许更多的是心中永远的痛。国人总是忙忙碌碌,总爱把阶段目标当成追求,总是忽略其中的过程和终极方向。如果我们问及炒股的目的,多数人会说:挣钱!那挣钱之后又怎样,答曰:挣更多的钱!
想起那个以6万元起家在期货场上打拼的女人,当万财富摆在面前时,她想到的肯定是未来亿元的身价,早已忘记万元足以使她过上富足而幸福的生活。出来混总是会还的,自己不珍惜,最终落得的是一帘幽梦。又看到那个把20万元炒得只剩元的男子,忙碌之后剩下的是一地鸡毛。我 们看到的是:挣了钱的,并未享受到快乐,自然为更多的钱就会有快乐。财富是没有尽头的,人的欲望也是无休止的,于是乎陷入了难以自拔的怪圈。没有挣钱的,更是一头苦痛,感叹时运不济,整日间呼天喊地。情绪坏到极点的杀进杀出,落下的只能是伤痕累累。有的人甚至为了身外之物,放弃了家人和生命。
炒股究竟为了什么?这确实是大家入之前应当思考的问题。在这样一个利益博弈场所中,我们看到的是失意者的遍体鳞伤,看到的是气急败坏后的夫妻,看到的是喊爹骂娘的理智丧失,看到的是利欲熏心者的丧尽天良,看到的是各种股托的巧言令色,看到的是利益团体的尔虞我诈……我们看到快乐了吗?很少有快乐的日子常伴大家,短暂后总会有深不见底的低谷。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冲入这利益场?
人有七情六欲,七情指喜、怒、哀、乐、爱、恶、欲;六欲系眼、耳、鼻、舌、身、意,也就是见欲、听欲、香欲、味欲、触欲、意欲。研究一下七情,我们就可以发现,情绪中正面的因素有喜、有乐,而怒、哀、恶、欲更是偏负面,中性的有爱,因为有时爱也是种痛苦。于是有心理学家戏称,人生本来就是难过的,因为人的负面情绪占据了大多数地位。就说股票涨跌吧:跌了,自然不高兴,心中肯定不那么痛快;涨了,心中还会有惶恐,担心跌下来;上下震荡吧,那更不踏实了,神经呀。
七情六欲左右了人们的理智,使得大多数人的理智投资难以得到真正的实现。因此,本人曾经做了这样的一些总结:
喜,得意忘形,盲目自信导致失败;
怒,丧失理智,孤注一掷血本无归;
哀,心灰意冷,低位割肉机会不再;
乐,乐极生悲,高位跳水后悔不迭;
爱,一叶障目,本质变坏一路套牢;
恶,意气用事,胡打乱撞行同赌博;
欲,贪婪无度,炒作倾家荡产。
所以讲,有这几种情绪管着,我们能实现理智投资的难度是多大呀!!做股票到后来就是修身,是对自己情绪的修行。没有良好的心态和素质,是难得成为股的真正赢家,因为每个情绪都是我们成功的敌人。经历了十多年的股海沉浮之后,看到芸芸众生对利益的追逐,突然间想到,为什么不能当换个角度思考?那日看到花样滑冰比赛,中国选手神情肃穆、机械地完成一个个高难动作,虽然赢得掌声,但是无法感受到韵律之美、生活之美。而当一对加拿大选手登场时,那一颦一笑,四目中涌动的情感,肢体中蕴藏的旋律,无不让人如醉如痴。前者是在完成比赛,不管是为了金牌或者任务;后者是在享受比赛,享受比赛带来的令人心醉的感受。难道我们不能快乐地炒股吗?
把炒股当成一种游戏,一个几千万人同时在线的游戏;把炒股当成一种消费,亏点钱就权当公园游艺;把炒股当成一种学习,可以得到上至国家、下到微观环境的全方位培训;把炒股当成一种人生历练,从中品味百态冷暖、做人真谛……想想这些年的炒股经历,之所以支撑到现在,不是在其中获得了一点蝇头之利,而是从中获得了太多的东西。换言之,没有这份经历就不会有现在的自己。十多年的炒股使得自己的财务知识从无到有,使得自己掌握了资产重组的经验,使得自己积累了的经济知识,更使得自己具备观察和问题的能力。一点点的心得积攒,竟然成就了一年数十万字的感悟。即便在股中缴纳了一点学费,如果能够有这样的收获,也是物有所值的事情,能不开心吗?
快乐地炒股,炒股本来就是快乐的事情。心胸一开,好事自然而来。当你不再为几分、几角的涨跌而彷徨,当你不再为暂时的亏损而迷茫,当你不再为看不到方向而黯然神伤,你会发现炒股真的很快乐,快乐于上下起伏的震荡,快乐于拨开迷雾见到的阳光,快乐于一点一滴积累的人生修养。
快乐地去做每一件事,真心地去感受每一件事给自己带来的快乐,炒股也是一样。挣钱不是目的,快乐才是真章!

徐翔是怎么炒股的?

放大锅里炒

徐翔炒股有哪些持点?不违法的部分。

对徐翔总结出以下七点A股点点通
第一、专注
徐翔是一位非常专注的投资者,但到泽熙以后,他的专注程度仍然让人吓了一跳。
通常情况下,他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每天一早,泽熙开始晨会,每位研究员汇报市场信息和公司情况,开盘后进入交易室,交易时间绝不离开盘面,中午一般与卖方研究员共进午餐,下午继续交易,收盘后又是一到两场路演,晚上复盘和研究股票。
他每天研究股市超过12小时,几乎没有娱乐和其他爱好,据我所知,这种习惯已经持续了20多年。毫无疑问,徐翔是我见过的最为勤奋和专注的投资人,没有之一。
相比起很多投资者,除了股票以外,还要关心足球,明星,旅游,高尔夫......徐翔可以算是股市里的苦行僧。
唯有无与伦比的专注,才有超乎寻常的回报,这是我学到的第一课。
现在,我也养成了盯盘的习惯,交易时间尽量不离开盘面,日复一日,市场的呼吸和节奏慢慢会在脑海中留下印记,直到形成交易直觉。
股市是一个胜者为王的丛林,充满了危险,如果注意力不够集中,很容易成为猎食的对象。
唯有专注,可以让人保持警惕。尽管过程会枯燥艰苦疲惫,但想要获胜,这是必不可少的代价。
第二、长期投资
很多经典书籍强调长期投资,认为这是战胜市场的重要武器。我也同意长期投资,不过,我眼中的长期投资概念可能有点与众不同。
泽熙素以凶猛彪悍的投资风格着称,经常参与大量的短线交易,市场甚至以“敢死队”名之。那么,泽熙到底是一个短期投资者还是长期投资者?
我认为是后者。
如果以持股周期衡量,泽熙的仓位中有大量快进快出的品种,并不符合一般意义上长期投资者的概念。但是,长期投资者的定义到底是什么呢?仅仅从持股周期上来衡量吗?
自从1993年入市,徐翔用20多年的时间在证券市场中搏杀,在实战中形成了快准狠的投资风格,并且一以贯之地坚持。这种坚持,才是长期投资者的根本特征。
投资之道,万千法门,只有找到合适自己的投资方法,并且长期坚持,才能在证券市场中存活。但是,很多投资人入市的动机,只是想短期捞一票,从未设定长期的投资目标,也不知道自己的立身之本是什么,跟风,赌博,这种短期心态,是造成损失的重要原因。
长期投资,不一定是持有一只股票的时间有多长,而是你给自己设定的投资生涯有多长。只有把投资当成终身事业来做,你的心态才会长期,行为才会理性,才不会为了追逐一时的利益去冒无谓的风险。
第三、绝对收益还是相对收益
到底绝对收益重要还是相对收益重要?见仁见智。但两者不可兼得是市场公认的真理:要想获得绝对收益,应当尽量回避风险;而要想战胜指数,又必须勇于承担风险。这本身就是悖论。
但在泽熙,绝对收益和相对收益是放在一起的。泽熙的业绩最受人关注的有两大特点:第一是涨得快,长期远远战胜指数,第二是回撤小,即使在市场大幅下跌时,业绩也总能保持平稳。过去的5年中,净值回撤10%的次数只有3次。
如此锐不可当而又坚如磐石的业绩,着实让很多人大呼看不懂,其中的秘诀到底是什么呢?
有必要稍微披露一下泽熙对研究员的考核办法,主要有三条:推荐的股票要能涨,最好马上涨;涨幅要高过沪深300指数;买入后不能下跌超过10%,否则无条件止损,不允许补仓。
这被称为“史上最严”的考核办法确实残酷,许多研究员很久也适应不了,但这确实体现了泽熙的投资哲学,那就是以绝对收益为基础,以相对收益为目标,以严格止损为纪律。
要想达到泽熙的标准,既要对公司基本面有深入的研究,以挑选标的,又要对市场情绪有敏感的体悟, 以寻找买卖点。
所以泽熙的研究员非常辛苦,大部分时间都在各地调研,调研的密度和深度远高出行业平均水平,然后再加上徐翔对市场独一无二的敏感度,最终才造就了奇迹般的业绩。
绝对收益和相对收益都很重要。如果硬要划分一个先后顺序的话,我的选择是,先取绝对收益,再兼顾相对收益,但无论是哪种收益,都必须付出辛勤的劳动。
第四、逆向思维
泽熙的研究员压力山大,除了严苛的考核标准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他们经常会发现自己的研究结论被徐翔否定掉,尤其是做了很多功课,征求了各方专家意见,满怀信心地阐述理由时,徐翔却淡淡地说:不。
但事后的实际走势证明,但徐翔与研究员结论不一致时,大部分时间,老板是对的。
我仔细观察了很多次这样的事情,发现多数时候,当研究员的意见与市场的主流意见趋同时,被否定的概率就显着增加了。
显然,被大多数人认同的观点,徐翔是不认同的。
还有很多次,泽熙重仓持有的股票,在市场报告一片看好,股价凌厉上涨的时候,泽熙却在悄悄出局,而卖出的价格屡屡是市场的阶段顶部。
这种感觉,在反复多次以后,让我形成了现在的习惯,凡是市场中最热门的板块和股票,总是特别警惕;凡是行情最火爆,涨停板满屏的时候,总是心生寒意。有很多次,这种习惯让我错失机会,但更多次,它让我避开陷阱。
查理芒格反复强调,反过来想,总是反过来想。就是告诫投资人,要独立思考,不要人云亦云,当市场的观点高度一致时,拐点也就即将来临了。
别人贪婪我恐惧,别人恐惧我贪婪,这已经变成股市中的众所周知的俗话,但知易行难,克服人性的弱点,需要长时间的磨练。
第五、谨慎使用杠杆
去年以来,随着市场的转暖,许多投资者眼见暴利在前,纷纷加杠杆,两融余额飞速飙升,分级基金抢手无比,还有很多杠杆极高的结构化产品诞生。
但是,我却没有见到泽熙加杠杆,相反,泽熙在年底大比例分红,将本已永远封闭的产品规模继续降了许多。
难道是泽熙不想赚钱?显然不是。
对于在市场中拼杀已久的徐翔来说,杠杆并不陌生,但随着投资时间越长,他对杠杆的态度越发谨慎。
杠杆有成本,杠杆有期限,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加了杠杆之后,时间不再是你的朋友,反而变成了你的敌人。
更重要的原因是,杠杆会使投资行为发生扭曲。在成本、期限和平仓的压力下,投资者要么变得更加激进,希望尽快赚取更多的利润,导致冒了更大的风险;要么变得更加保守,害怕因为下跌而导致平仓,从而失去一些投资机会。
还记得昌九生化的惨剧吗?有多少投资人因为加了杠杆,一夜之间血本无归,即使股价之后反弹,也因为被强行平仓而错失纠错机会。杠杆的代价就是,哪怕你成功99次,最后一次失败就足以让你回到起点,甚至连翻本机会也丧失。牢记巴菲特的话:稳健的投资者夜夜安眠。
在投资的长跑中,兴奋剂也许短期能让你跑得更快,但长远来看必将对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第六、股价有时与基本面无关
重庆啤酒一役,堪称泽熙的经典案例。在乙肝疫苗彻底失败,股价崩盘的时刻,泽熙却成功抄底,获取巨额利润,其中的一波三折,惊心动魄之处,比小说还精彩,而泽熙的投资逻辑,更叫人拍案惊奇。
2012年初,重庆啤酒发布乙肝疫苗临床揭盲结果,整个市场都傻了眼:被寄予厚望的疫苗居然基本无效,公告一出,股价从82元连续跌停。在股价跌至28元的那天,奇迹发生了,巨量买盘一开盘就横扫千军,股价扶摇直上,盘中一度涨停。没有人想到,在市场一片看空的时候,泽熙出手了。
第二天,股价继续跌停。更意外的是,公司当晚公告,将继续停牌,直至发布另一份临床结果。
这一停牌就是一个多月,结果出来后雪上加霜:疫苗再度被证明无效。市场最后一丝侥幸心理也破灭了,股价再度下跌,直至20元。
在此期间,市场对于事件的报道、传闻铺天盖地,结论基本一致:重庆啤酒将回归啤酒类公司的估值,按照同类公司比较,股价最多值15元,或者10元。
但就在此刻,股价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从20元开始,重庆啤酒股价快速反弹,一个多月股价翻倍。泽熙在35元上方顺利获利了结。
是什么造成了股价的大反弹呢?是基本面吗?事实证明,在此期间,公司没有发布任何利好,之后也没有。显然,股价此时与基本面已经毫无关联。
我曾经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泽熙能猜中这轮反弹?徐翔事后的一番话解开了谜底。
他说:“重庆啤酒不是股票,是彩票。第一次刮出来‘谢谢你’,第二次刮出来还是‘谢谢你’,这时候大家都把它当废纸扔了,但彩票还没刮完,或者说有人相信它还没刮完,万一后面是个特等奖呢?这就是反弹的逻辑。”
这个案例足足让我思考了三个月,因为它完全颠覆了教科书上的逻辑:股价是基本面的反映。它让我知道,有时,股价可以和基本面完全无关,而只跟群众的心理相关。
后来的昌九生化,獐子岛......屡屡重演了重庆啤酒的一幕,充分证明,在股市里利用情绪赚钱也是一种可复制的模式。
股市是多维度的,基本面只是其中的一维。正如巴菲特所说,股市长期是称重机,但短期是投票机。一个精明的投资人,既可以用扎实的基本面研究赚钱,也可以用精准的心理学赚钱。
第七、不要被黑天鹅打倒
泽熙并不是神,泽熙也有被套的时候。
酒鬼酒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大约在40元的时候,泽熙重仓酒鬼酒,但黑天鹅不期而至,塑化剂事件爆发了。
停牌,复牌,连续跌停,最低27元。损失惨重。
泽熙产品的净值受此影响大约回撤了0.1元,但不到一个月,便重新创新高。
实际上,在酒鬼酒跌停第一次打开的时候,泽熙基本出光了,然后是27元勇敢的抄底,直至反弹至31元,挽回了近半损失。如果算上同时抄底的其他白酒股,甚至还有盈利。
一般投资者碰到这样的情况,能够第一时间斩仓的已然不多,斩仓后还能抄底成功反败为胜者更是寥寥。没有钢铁一样的神经,很难做到这一点。
股市总是不缺乏黑天鹅事件,长期而言,想要完全规避黑天鹅是不可能的任务。但是区别就在于,有人被黑天鹅击倒了一蹶不振,有人在黑天鹅来临时面不改色,冷静认赔的同时,还在寻找反击的机会。
不要被偶然事件打倒。在失误面前,怨天尤人无济于事,做缩头乌龟也于事无补,冷静,然后勇敢地面对,直至重新踏上正确的轨道,并把教训变成未来的财富。
总结
在股市中,我们永远是学生,向高手学,向前贤学,向市场学。
徐翔有句话,股市里只有不断进化,才能不被淘汰。让我们以此自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