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玩股票越混沌

玩股票的人 请进来解释一下!

1手=100股。
证券公司买卖是多少钱一股,不是论手。
股票涨了,计算=股票数量*涨的金额-手续费。比如你8元买了10000股某股,现在涨到10元,赚了2元,计算:10000*2元=20000元,你赚了2万元,再减去约千分之七的手续费。
股票在当地的证劵营业部开户后,可以在营业部的委托机上买卖,在大户室的电脑上买卖,也可以在家中电话委托营业部买卖(需办电话委托),按电话系统提示键操作。还可在网上登陆开户的证劵营业部网站委托买卖。委托时是以股为单位的,不是手。
谁会买?有很多人买,比如你买的就是别人卖给你的。

为什么自从玩了股票后整个人感觉变得精神压力紧绷似的?

因为你又怕赔钱 又期待翻盘

股票作手回忆录:我是如何在半个月里输掉30个亿

2015年8月10日,上海浦东新区川沙新镇的一栋别墅楼里,刘杰行动迟缓地翻出房产证,准备变卖他的家产。窗外透析出的阳光,折射在他身上,显示出这样一出场景:一张皱纹纵横的脸上写满倦意,白了大半的头发也似乎在诉说岁月的无情。
从一名普通新闻记者做起,自上个世纪90年代初投身股市,一路沉浮跌荡,暴富破产,终在2007到2008的一年里,实现了三十多亿的财富。岂料今年五月底,股市暴跌到六月初,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这位亿万富豪却将这三十多亿败得精光,并欠下2000多万的外债,如今需要靠变卖房产来偿还他所欠下的债务。
股市的跌宕起伏,仍在继续;而这位曾经的强者,却再也没有力量走下去。
强者的游戏1992年5月21日,是刘杰永远铭记的日子。
这一天,上海证券交易所综合指数[-1.08%]收盘于1266点,一天之内狂涨105%。在不到两年前的(1990年)12月19日,刘杰把在报社积蓄了6年的5万块全部买入了上交所仅有的8支挂牌股票。这表明在这一天,不计算每支股票各自盈亏,刘杰将收获10万余元的硕果。一年多挣了从前六年的钱,这让刘杰感觉眩晕与难以置信;“天降馅饼”一般的惊喜,也让他有些难以自处。而新闻记者的理性,则让他迅速做出判断:卖掉所有上涨股票。云诡波谲,涨跌难测,这是股市历来的属性;见好就收,是唯一顺应市场发展之举。
卖掉了所有上涨的股票,刘杰获利近20万。交清其余下跌股票的保证金,忆苦思甜,刘杰久久难以平静。
几年前,以“杨百万”为首的投机分子倒卖国库证券、有价证券及倒买倒卖邮票,成为中国金融市场响当当的人物,这让刘杰又馋涎,又羡慕。在当时,安分守己的刘杰,厌倦了枯燥工作的波澜不惊,却也不敢轻易将积蓄拿来冒险——这也是当时中国人的普遍心理:利用中外国度信息高度不对称,进行市场投机倒把,或许会让自己名利加身,但更可能让自己倾家荡产。它是属于强者的游戏。
而上交所8支股票的诞生,就不一样了。当时,股票在中国是一个混沌初开的资本市场,倒卖国库券等赚黑心钱的内幕丑闻已被曝光,按照历史发展秩序,这预示着炒股将是一次充满活力的金融变革。
杨怀定的果敢,赚得富甲一方,成为“杨百万”,早将刘杰的心戚戚焉涤荡无存;错过了曾经的契机,面对新的资本诱惑,刘杰更不甘再次缺席。做新闻的明锐与果决的判断,终于兑现成了他这次理想与行为的双重胜利。
到1992年,资本市场上的股票越来越多,而且深圳证券交易所也在1991年7月3日开业。这是个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美妙前景,初尝甜蜜收获滋味的刘杰开始飘飘然,不安于室的斗兽之心终于战胜安分守己。他辞去了记者工作,除了生活开销,他将所有资本全部投入股票的买入。
就这样,刘杰通过不断的低价买入高价卖出,实现滚雪球一般的财富增长,资产迅速积累超过百万,成为“刘百万”;如果不是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或许刘杰会认为,整个中国的资本市场都被他玩弄掌中。
偶像效应在为期2年的金融风暴摧残震荡下,东南亚及香港都陷入罹难般的经济衰退,中国却因为经济体制不健全等原因,在这场灾难下逃过一劫。不幸的是,刘杰却没逃过:他购买了香港恒生,因为香港要在当年回归,他以为历史会再次给予他财富的宠幸。
截止1998年8月初,恒生指数一路跌至6600多点,若不是大陆几支股票的勉力支撑,刘杰将会倾家荡产,并欠下一屁股债。他终于明白:历史就是另一个股市,并非那么循规蹈矩,那么有迹可循。这个强者开始变得胆小,一千次胜利的虚荣心膨胀,也不足以抵消这次失败带给他的胆战心惊。他开始退出了股市风云的龙争虎斗,沉淀下来观察行情与阅读股票书籍。在这期间,他知道了华尔街神话人物:杰西·利弗莫尔。
“一生的伟大,一身的疯狂”,十个字道尽了这位股市天才数次暴富、破产的传奇人生;而他身上最具传奇性的闪光点,便是每次股市大崩溃之后,他成了唯一赚钱的人:从1907年赚100多万美元,到1929年超过1亿,每次华尔街遍地哀鸿日,便是这位投机者洗劫屠城时。而这其中的奥秘,完全在于两个字:卖空。
卖空——靠交保证金来卖出利润高于保证金90%的不存在的股票,在此之后再买回,从而抵消买卖——这种空手套白狼的操作方式,再一次点燃了刘杰狼一样的如炬眼光。他开始明白除了国库券、邮票,资本市场的任何交易都能投机倒把。他决定做回强者,继续玩这盘远远没有完结的游戏。
2000年的美国科技股泡沫,很快实现了刘杰的第一次卖空计划。被高估的雅虎、亚马逊等科技网站的泡沫,最终都成为这位投机者的囊中财富。美国骗局被拆穿,收获物质财富的同时,他又收获了另一个股市精神偶像:沃伦·巴菲特。
1940年,杰西·利弗莫尔因在1931到1933年之间悖逆市场规律,落得自杀的结局;巴菲特则不一样。从1956年成立投资公司开始,这位股市神话人物无一败局,其关键在于:巴菲特是一个有价值投资原则的人。他的原则,是大量买入被市场严重低估、稳定而具有长远前景的股票,然后长期持有,直到这家公司发展的动力消失为止。
至此,刘杰的股市战略布局已然形成:左手买,右手卖,一退一进。一边效仿巴菲特,大量买入低价潜力股;一边效仿杰西,卖空泡沫大的股票。无论进退,无论股灾或盛景,他都将成为受益者。
而后面几年的两次大事件,都应证了偶像效应的正确性。2003年,他买了中石化,这支股,他一直持到了2007年。这一年,中石化已由2003年的2元涨到了16元,后来几个月直接超过29元。他依靠这一支股票,赚了1400%。
2008年,华尔街金融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中国股价暴跌。刘杰在股市下滑中不断卖空高价股票,当99%以上的人都陷在叫苦不迭中,刘杰银行卡的数字却成倍递增。
一次“三年不鸣”,一次市场投机,刘杰赚了三十多个亿,俨然成为中国版“华尔街的贼”。只不过,普通的贼都是昼伏夜出,而他则招摇过市。他太强大了,强大到虚荣心爆棚,强大到他自以为能操控中国股票市场。
权力的终结刘杰的性格,相对于巴菲特,更像杰西。他们都有狼的贪婪。其实贪婪更符合人性。从街头褴褛,到办公室的稳定,再到坐拥过亿的财富,再加上日益娴熟与丰富的经验积累,那么,这个人还会是一个知足的人吗?恐怕有一点这样的想法,也会觉得羞愧吧。
2008年的金融危机一直持续到2015年初。这一次的阵痛与震荡,股市一直在地平线上下不到一厘米处波动。而就在这几年里,刘杰出手了。因为没有可卖空的好股,他把90%的资产全部压在了低价A股上,放长线钓大鱼。
时间最终没有辜负他的苦心孤诣,近7年后的(2015年)5月27日,这一天,成了全中国A股股民的狂欢,30多位股民成为了亿万富豪,刘杰也位列其中——如果他的贪婪不被放大,如果他能见好就收。
当天夜晚,刘杰辗转难眠。他又把美好愿景寄托给了历史的规律,他想:按照历史发展,股市很有可能继续上涨……对的,一定会涨!然而第二天,他收到的,却是天要收他的一纸裁决。
28号,股市暴跌突至,500多支跌停股中,竟有超过一半是刘杰所持股。上天并没有给他苦苦等待后的“应有回馈”,上天只是延迟了对他的惩罚与死期。
除开200多支跌停股,其余下跌的2000多支A股中,也包含了刘杰的一大半。刘杰开始无比恐慌、不甘心甚至失心疯。一阵内心挣扎后,他决定继续观察走势,他要玩这最后一把游戏,是生是死,就在这最后一把。
但从之后的股票走势可以看出,老天不愿再给他机会,不愿再姑息这个金融市场破坏者。从28号开始,股市下跌一直不曾停过,刘杰的股票也戏剧性地滑得最快,刘杰也戏剧性地在银行与交易所疲于奔命——他的所有资产都砸入了跌破买入价的股票,而这些股票还在持续下跌。
借了几百万填坑,刘杰的朋友也无能为力;没有办法再填剩余的坑,刘杰破产了,这次,是真的倾家荡产了。这最后一把游戏中,他终于丧失了一切:权力、财富、神话缔造、不可一世,他成了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7月的一天,途经上交所大厅外,刘杰目光游离,眼神涣散,他终于失去了狼的贪婪。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曾经兵不血刃攻城拔寨,换来的却是满目凄凉?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历史为何总是出人意料,让人捉摸不透?
他想不明白:其实哪儿来那么多兵不血刃,屠城的背后,早已聚集了无数群起而攻的目光。历史也并非不无规律,它的规律是公正:欠下的血债,必定要用更多鲜血来偿还。
尾声:东山再起再次见刘杰,是五天以后(8月15日)。上海的三座别墅早已被他变卖抵债,如今他租在一个破旧宾馆里,里面除了一张床、一张书桌,再无其它像样的东西。
此时他正坐在宾馆大厅,捧着一本雷蒙德的《东山再起》在看。可能正看到精彩处,他的眼里又放出了光。不愿打扰他的生活宁静,我进去后,又退出来,便匆匆离开了。

为什么有很多炒股的人越陷越深?

人性使然。

如何用混沌理论炒股票期货改变命运和心理

首先只从问的这个问题就知道提问者对这个金融交易市场了解太简单了,社会是复杂的,金融市场更是,仅仅靠一个公开很久了的理论就能在这个复杂的市场上挣钱的话,那很多人都应该是万亿万富翁了才对,但又有谁呢,这个思维方式叫反向思考问题,金融市场很常用

混沌理论的书

混《混沌 :开创新科学》或者《混沌学》。沌理论,是系统从有序突然变为无序状态的一种演化理论,是对确定性系统中出现的内在“随机过程”形成的途径、机制的研讨。
美国数学家约克与他的研究生李天岩在1975年的论文“周期3则乱七八糟(Chaos)”中首先引入了“混沌”这个名称。美国气象学家洛伦茨在2O世纪6O年代初研究天气预报中大气流动问题时,揭示出混沌现象具有不可预言性和对初始条件的极端敏感依赖性这两个基本特点,同时他还发现表面上看起来杂乱无章的混沌,仍然有某种条理性。1971年法国科学家罗尔和托根斯从数学观点提出纳维-斯托克司方程出现湍流解的机制,揭示了准周期进入湍流的道路,首次揭示了相空间中存在奇异吸引子,这是现代科学最有力的发现之一。1976年美国生物学家梅在对季节性繁殖的昆虫的年虫口的模拟研究中首次揭示了通过倍周期分岔达到混沌这一途径。1978年,美国物理学家费根鲍姆重新对梅的虫口模型进行计算机数值实验时,发现了称之为费根鲍姆常数的两个常数。这就引起了数学物理界的广泛关注。与此同时,曼德尔布罗特用分形几何来描述一大类复杂无规则的几何对象,使奇异吸引子具有分数维,推进了混沌理论的研究。20世纪70年代后期科学家们在许多确定性系统中发现混沌现象。作为一门学科的混沌学目前正处在研讨之中,未形成一个完整的成熟理论。
但有的科学家对混沌理论评价很高,认为“混沌学是物理学发生的第二次革命”。但有的人认为这似乎有些夸张。对于它的应用前景有待进一步揭示。但混沌理论研究同协同学、耗散结构理论紧密相关。它们在从无序向有序和由有序向无序转化这一研究主题有共同任务,因而混沌理论也是自组织系统理论的一个组成部分。近几年来,科学家们在研究混沌控制方面已取得重要进展,实现了第一类混沌,即时间序列混沌的控制实验。英、日科学家还在试验用混沌信号隐藏机密信息的信号传输方法。
混沌出现,古典科学便终止了。由於长久以来世界各地的物理学家都在探求自然的秩序,而面对无秩序的现象如大气、骚动的海洋、野生动物数目的突然增减及心脏跳动和脑部的变化,却都显得相当无知。这些大自然中不规则的部份,既不连续且无规律,在科学上一直是个谜。
但是在七零年代,美国和欧洲有少数的科学家开始穿越混乱来开辟一条出路。包括数学家、物理学家、生物学家及化学家等等,所有的人都在找寻各种不规则间的共相。生理学家从造成神秘猝死的主要原因--人类心脏所产生的混沌中,找到令人讶异不已的秩序。生态学家研究数量的起伏,经济学家挖出股票价格资料去尝试新的分析方式。这些洞察力开始显现出来引导我们走向自然世界--云朵的形状、闪电路径、血管微观的纠结交错、星族聚集。
从研究者互不相识到世界疯狂加入新科学的风行。十年之后,混沌已经变成一项代表重新塑造科学体系的狂飙运动,四处充斥了为混沌理论而举行的会议和印行的期刊,政府在预算中将更多的军队、中央情报局和能源部门研究经费投入探索混沌现象,同时成立特别部门来处理经费的收支。在每一所大学和联合研究中心里,理论家视混沌为共同志业,其次才是他们的专长。在罗沙拉摩斯,一个统合混沌和其他相关问题的非线性研究中心已经成立,类似机构也出现在全国各处校园里。

混沌创造了使用电脑与处理特殊图形、在复杂表相下捕捉奇幻与细腻结构图案的等殊技巧。这支新的科学衍生出它自己的语言,独具风格的专业用语---分形、分歧、间歇、周期、摺巾(folded-towel)、微分同相(diffeomorphisms)、以及平滑面条映象(smooth noodle maps)。这些运动的新元素,就像传统物理学中的夸克、gluons是物质的新元素一般,对有些物理学家而言,混沌是一门进展中的科学而不是成品,是形成而非存在。
混沌现象似乎是俯拾皆是:袅绕上升的香菸烟束爆裂成狂乱的烟涡、风中来回摆动的旗帜、水龙头由稳定的滴漏变成零乱。混沌也出现在天气变化中、飞机的航道高速公路上车群的壅塞、地下油管的传输流动;不论以什麼做为介质,所有的行为都遵循这条新发现的法则。这种体会也开始改变企业家对保险的决策、天文学家观测太阳系及政治学者讨论武冲突压力的方式。
混沌夸越了不同科学学门的界线,因为它是各种系统的宏观共相,它将天南地北各学门的思想家聚集一堂,一位管理科学预算的海军官员,曾经对一群数学家、生物学家、物理学家和医生的听众陈述:『十五年前,科学正迈入钻牛角尖的危机,但这种细密的分工,又戏剧化地因混沌理论而整合起来了』。对新科学最热烈的拥护者认为,二十世纪的科学中传世之作只有三件:相对论、量子力学、和混沌理论。他们主张混沌已经成为这世纪中物理科学发生的第三次大革命,像前两次革命一样,混沌理论撕下了牛顿物理中奉为圭臬的信条。就像一位物理学家所表示的:相对论否定了牛顿对绝对空间与时间的描述;量子理论否定了牛顿对於控制下测量过程的梦想;而混沌理论则粉粹了拉普拉斯( Laplace )对因果决定论可预测度所存的幻影。
混沌理论的革命适用於我们可以看到、接触到的世界,在属於人类的尺度里产生作用,世界上日常生活的经验和个人及真实景象已经变成了研究的合适目标,长久以来有种不常公开表达出来的感觉--理论物理学似乎已远离了人类对世界的直觉(例如:你真的相信羽毛和石头掉落的速度是一样的吗?伽利略从比萨斜塔抛下球体的故事简直是神话!)没有人知道某个新学说会成为结实累累的异端或仅仅是平凡的异端,但是对有些逼入墙角的物理学家而言,混沌理论则是他们的新出路。
混沌理论的研究从原本物理学范畴中落后的部份突显了出来。粒子物理学主宰二十世纪的全盛时期已然过去,使用粒子物理的术语来解释自然法则所受到的限制,除了最简单的系统外,这些法则对大部分问题几乎束手无策。以可预测度来说,在云雾实验室里让两颗粒子绕著加速器赛跑而在尽头碰撞是一回事,至於在简单导管里慢慢移动的流体、地球天气或者人类脑袋则完全不是同一回事。
当混沌革命继续进展时,顶尖物理学家发现自己心安理得的回归到属於人类尺度的某些现象,他们不只研究星云,也开始研究云。他们不只在克雷超级电脑执行大有斩获的电脑研究,同时也在麦金塔个人电脑上进行。一流期刊上刊载有关一粒球在桌上跳跃的奇异动力,和量子力学的文章平起平坐,最简单的系统也能够制造出让人手忙脚乱的可预测度问题。尽管如此,秩序依旧从这些系统中突然绽现--秩序与混沌共存。只有一种新的科学可以连接微观:例如一颗水分子、一粒心脏组织的细胞、一支中子;和宏观上百万的物体集体行为之间的深深鸿沟。
观察瀑布底端两块紧邻的泡沫,你能猜想到它们原来在瀑布顶端时的距离如何?事实上无迹可寻,就像标准的物理学所认为的一样,彷佛上帝秘密地将所有的水分子放在黑盒子里搅动。通常当物理学家看到这麼复杂的结果,他们便去寻找复杂的原因,当看到进出系统的种种事物之间混乱的关系,他们会认为必须用人为加入扰动或误差,而在任何现实可行的理论里加入随机因素。开始於六零年代的混沌理论的近代研究逐渐地领悟到,相当简单的数学方程式可以形容像瀑布一样粗暴难料的系统,只要在开头输入小小差异,很快就会造成南辕北辙的结果,这个现象称为『对初始条件的敏感依赖』。例如在天气现象里,这可以半开玩笑地解释为众所皆知的蝴蝶效应--今天北京一支蝴蝶展翅翩跹对空气造成扰动,可能触发下个月纽约的暴风雨。
当混沌理论的探险者开始回想新科学的发展源流时,追溯到许多过去知识领域的褴褛小径。但是其中之一格外清晰,对於革命旅程的年轻物理学家和数学家而言,蝴蝶效应是他们的共同起点。